相信聚合的力量

挂贸易名头非法追债!柳州警方披露涉30人持砍刀

2018-07-29 13:49栏目:柳州
TAG:

两年多前,时年27岁的男青年韦某亮牵头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挂着贸易公司的名头,做的却是非法追债的“业务”。非法追债果然来钱快,两年多的时间韦某亮的公司就赚到了30多万元。今年3月,这个涉嫌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多项罪名、具有犯罪集团性质的公司被警方一举端掉,股东、员工共19人被抓获归案。7月13日,该案移送城中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韦某亮被抓获后指认公司场所

 

酒吧内伤害案牵出追债公司

 

去年6月初,市公安局城中分局在工作中发现,有一伙男青年混迹于城中辖区的酒吧、KTV等娱乐场所,多次酒后滋事、殴打他人,有时还在凌晨时分结伙持砍刀与人斗殴。情况迅速上报至设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市公安局“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办公室。市公安局领导高度重视,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刘海当即指示抽调刑侦支队、城中分局、网安支队等单位警力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刘海副市长担任专案组组长,市公安局分管侦查工作的仲军副局长任副组长,强力推进案件侦查工作。

 

正当侦查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时,去年8月6日凌晨,在中山西路某酒吧内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酒吧一名股东被人殴打致轻伤。专案组经侦查,确认行凶者之一为经常出入该酒吧的柳江区籍男子黄某。11月9日,黄某再次出现在该酒吧时,被专案组民警抓获。

 

审讯时,黄某供认了伙同他人在酒吧内无故殴打他人的犯罪行为。黄某还供述了一个重要情况:有一伙无业人员成立了一家帝州贸易公司,公司老板是一个名叫韦某亮的男青年,专门替人非法追讨债务;帝州贸易公司经常雇请一伙自称“马甲帮”的无业男青年为其服务,“马甲帮”主要在城中区活动,以替人非法追债、打架斗殴为业,外出活动中统一外穿羽绒马甲。

 

专案组对帝州贸易公司和“马甲帮”进行了秘密侦查,逐步掌握了这两伙人的基本情况和活动规律。

 

“马甲帮”和追债公司先后落网

 

11月30日清晨5时许,两伙男青年共约30人,持砍刀、棒球棒在龙城路斗殴,其中一名男青年全身多处被砍伤致失血性休克。专案组调取了案发地周围的天网监控资料,看到斗殴一方全部外穿羽绒马甲,判断参与斗殴的一方应该是黄某述称的“马甲帮”。专案组决定以这起聚众斗殴案为突破口,先将所谓的“马甲帮”打掉,以此进一步掌握帝州贸易公司的犯罪行为。

 

12月30日,专案组抓获参与斗殴的“马甲帮”成员田某。今年1月9日至29日,专案组又先后抓获田某的同伙覃某、廖某、韦某等19人,“马甲帮”成员悉数落网。经审讯,查明11月30日发生的聚众斗殴案,系“马甲帮”受人雇请与他人斗殴。此次斗殴虽非帝州贸易公司老板韦某亮引起,但专案组通过审讯“马甲帮”成员以及外围摸排,明确了帝州贸易公司的人员架构和多起非法追债的犯罪行为。

 

在骨干员工董某住处查获长、短高压气枪各1支,以及钢珠、铅弹各1盒。.jpg

在帝州贸易公司搜出手喷漆、甩棍等追债工具。

 

帝州贸易公司位于中山中路风情港小区内,法人代表、股东系柳城县籍男青年韦某亮,自称“亮哥”;另一股东名叫梧某桥,绰号“老三”,柳江区人;除了这两名股东外另有17名员工,均为社会无业人员,不少人有吸毒、赌博、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前科。该公司虽然名为贸易公司,实际上以替人非法追债为业,不仅向债权人收取高额“佣金”,还向债务人强收“茶水费”,组织结构清晰,属典型的恶势力犯罪集团。

 

3月8日,专案组在刘海副市长、仲军副局长指挥下,集中警力开展抓捕行动,当天抓获包括韦某亮、梧某桥在内的主要犯罪嫌疑人8名。至3月21日,其余11名公司员工全部落网。在位于风情港2栋3单元某号的帝州贸易公司内,专案组民警搜获追债委托书101份、钢珠枪1支、伸缩甩棍2棍、手喷漆7罐以及大量的银行卡、身份证。抓获主要员工董某时,在其住处搜出长、短气枪各1支,钢珠和铅弹各1盒。

 

在帝州贸易公司搜出手喷漆、甩棍等追债工具.jpg

在骨干员工董某住处查获长、短高压气枪各1支,以及钢珠、铅弹各1盒。

 

经审讯,韦某亮等人供认了多次使用非法手段替人追债,以及受雇派人为他人“站场”助阵的犯罪行为。

 

注册公司非法追债还“两头吃”

 

2014年8月,韦某亮因为伙同他人暴力追债、非法拘禁他人被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出狱后,韦某亮并未吸取教训,反而认为替人追债来钱容易,萌生了注册一家公司开展追债“业务”的想法。韦某亮认为,以公司的名义去追债显得“正规”,委托人也会更加信任。韦某亮与朋友梧某桥一拍即合,梧某桥又叫上另外3个朋友,5个人共拿出6.5万元,租用风情港2栋的一套两室一厅,注册成立了“柳州市帝州贸易有限公司”,2015年10月18日正式开张。

 

公司注册的经营范围是煤炭批发、建筑材料、日用百货等,实际做的就是替人追债。为此,韦某亮买来了手喷漆、甩棍、对讲机、钢管等物。韦某亮和骨干员工董某还通过非法渠道购买了可击发钢珠的气枪。追债“业务”主要是公司股东、员工的亲友介绍,按追回钱款的30%收取“佣金”;“工作”基本上由韦某亮安排,收到的“佣金”扣除部份用于交纳公司的房租和水电费,其余根据参与追债人员的表现进行分配。韦某亮和梧某桥不时会在公司内对员工进行“业务培训”,讲解一些追债“技巧”,教授如何逃避警方打击。

 

在韦某亮的办公室内查获大量追债委托书、银行卡、身份证。1.jpg

在韦某亮的办公室内查获大量追债委托书、银行卡、身份证。

 

公司开张不久即接到一单“业务”,向男子阿军追讨欠款5万元。韦某亮、梧某桥多次带领员工到阿军家骚扰,逼迫其偿还欠款,还将阿军挟持至公司内逼其还钱,直到阿军同意将自已的汽车留下作抵押才将其放走。在韦某亮等人的逼迫下,阿军不仅还清了欠款,还被迫向韦某亮支付了1千元“茶水费”。所谓的“茶水费”,是韦某亮向债务人额外收取的费用,意即我一帮“兄弟”辛苦来找你,你若不愿被继续被骚扰,就出钱请我们“喝茶”,纯属敲诈勒索行为。

 

公司运转后,由于不适合追债“工作”,陆续有股东和员工离开,也不断有新员工加入。最后,股东只剩下韦某亮和梧某桥二人,相对固定的员工十余人。除了追债收取“佣金”、向债务人强收“茶水费”,韦某亮等人还充当“地下出警队”:当有人需要请一些人到某处“撑场面”、“壮声威”时,即派一定数量的年轻男子到场,并按到场人数收钱。之前被打掉的所谓“马甲帮”,就经常被韦某亮雇请去“撑场”。

 

专案组审讯查明,自2015年10月份起,韦某亮等人先后采用在家门口喷漆、上门骚扰、言语恐吓、扣押身份证、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手段追债20次,非法获利30多万元。有时,在欠债人没钱还债的情况下,韦某亮等人便强行拿走别人的空调、电动车等物品抵债。

据警方统计,今年3月帝州贸易公司被端后,当月全市涉及追债的报警数比上月下降了75%。

 

通讯员  刘晓颖

 

来源:柳州新闻网   责任编辑:吴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