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事网

主页 > 国际 >

日本潜艇时隔15年重返菲律宾 日媒:牵制中国

据法新社4月3日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两艘驱逐舰和一艘潜水艇当日停靠在菲律宾港口,地点接近南海海域。 日本海上自卫队潜艇“亲潮号”(Oyashio)和2艘驱逐舰“有明号”(JS Ariake)和“濑户雾号”(JS Setogiri),于4月3日造访菲律宾吕宋岛苏比克湾(Subic Bay)。预定将停留至4月6日,与菲律宾海军进行一连串信心建立活动,包括远海演习。 日本共同社称,作为反潜直升机及侦察机飞行员的初级干部自卫官航海练习的一环,海自潜艇15年来首次停靠在菲律宾的港口。按照计划,这一演练将从3月19日开始,一直持续到27日,约500人参与,其中包括候补军官。 除潜艇外的两艘驱逐舰将于6日离港,穿过南海驶向越南的金兰湾。这将是日本海上自卫队军舰首次访问越南金兰湾。 日本方面试图通过在菲律宾和越南两国靠港,显示出与在南海问题上和中国陷入对立的这两国加强关系,以此牵制中国。 4月3日,日本海上自卫队潜艇“亲潮号”(Oyashio)和2艘驱逐舰“有明号”(JS Ariake)和“濑户雾号”(JS Setogiri)抵达苏比克湾。 “亲潮”级潜艇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主力常规柴电动力潜艇。日本潜艇舰队由较老式的“亲潮”级和较新型的“苍龙”级潜艇组成,现有17艘潜艇,并计划增加到22艘。 “亲潮”号全长为82米,排水量为2750吨。1998年建成投入现役,驻守神奈川县横须贺军港。2015年3月,改为训练艇,基地为广岛县海上自卫队吴基地。 关于潜艇同行的目的,日本海自第1练习潜水队司令吉野宏昭1佐(相当于上校)表示:“周边国家的潜艇活动日渐活跃,必须进一步提高反潜作战能力。”初级干部自卫官以潜艇为对象接受了更接近于实战的训练。 日本政府正在强化与菲律宾的防卫合作关系,4月下旬防卫大臣中谷元将出访该国。预计将签署向菲军提供海自TC-90教练机的租赁协议,用于该国在南海的警戒监视活动。 日本防卫相中谷元3日在高知市某宾馆回答记者提问时,关于海上自卫队的舰队停靠菲律宾苏比克港一事表示,今后也将在南海推进与周边国家等的合作。中谷考虑到中国称:“为了守护开放的、自由且和平的大海,国际社会的合作十分重要。” 中谷强调:“正在积极参与有利于地区稳定的活动,包括海自在南海与各国军队开展共同训练等。今后也将通过双边、多边共同训练等方式进行合作。”关于正在协调的本月下旬对菲律宾的访问,中谷表示:“希望尽可能于近期访问,将为进一步发展并强化防卫合作而努力。” 此外,美国和菲律宾2016年度“肩并肩”联合军演将于4日正式拉开帷幕,日本自卫队现在作为观察员身份参加。而美国国防部负责南亚和东南亚事务的副助理部长希尔莱特29日在华盛顿出席会议时表示,预计日本自卫队将定期正式参加美菲军队在直面南海的菲律宾各地举行的联合军演。 共同社称,中国正在南海通过部署导弹、雷达等推进军事基地化。据分析,随着安全保障相关法的施行,日本在安保方面发挥的作用将进一步扩大,美国将与日本一同遏制中国。 日菲军事活动趋于频繁 自去年以来,菲律宾和日本在军事领域“互动”颇为频繁。去年5月,菲日在马尼拉湾与苏比克湾之间的海域举行了首次海上联合军演;6月再次在南海举行联合军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菲律宾总统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同月还达成有关军事技术和装备交换的协议。 去年8月,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首次参加在菲律宾沿海举行、由美国主导的海上人道主义救援演习。 此外,阿基诺去年6月在访问日本时说,菲方正在准备与日本启动“部队访问协定”谈判,以允许日本自卫队飞机和舰船使用菲律宾的基地加油、补给,便于日本自卫队扩大在南海的活动范围。 阿基诺上月还表示,菲律宾将从日本租借5架TC-90教练机,用于在南海巡逻,“以保护菲律宾领土主权”。 另外,安倍政府近年来还更为主动地加强与越南的军事合作。 去年4月,日本海上自卫队第12护卫队群司令官杉本雅治大校带领的“雾雨”号和“朝雪”号两艘舰船抵达越南岘港市仙沙港,对越南进行访问。日本共同社报道,杉本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说,海上自卫队有必要与越南海军展开合作,称“南海对日本来说也非常重要”。 去年9月,越南共产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访问日本期间,日方更是高调炒作南海问题。安倍宣布,将向越南无偿提供一批二手巡逻船,帮扶越方培养海上巡逻力量,并考虑早日提供全新巡逻船。 有媒体在报道中指出,日本二战期间曾经占领过菲律宾和越南,现在加强与两国的军事合作,主要图谋在于搅局南海。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3月1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日本不是南海有关争议的当事方,在相关问题上应谨言慎行。“借此机会我想重申,日本不是南海有关争议的当事方,我们对其行动保持高度警惕。我们敦促日方谨言慎行,不要做使局势复杂化、有损地区和平稳定的事。”洪磊说。 4月3日,日本海上自卫队潜艇“亲潮号”(Oyashio)和2艘驱逐舰“有明号”(JS Ariake)和“濑户雾号”(JS Setogiri)抵达苏比克湾。 美菲演练“夺岛” 澳日“入伙” 美国和菲律宾2016年度“肩并肩”联合军演于4日正式拉开帷幕,预计至15日结束。根据媒体披露出来的内容,今年“肩并肩”军演的规模与去年大致相当,约1万名美菲官兵参加,演习内容包括“夺岛演练”、特种作战等。 近年来,美菲年度“肩并肩”军演的规模不断增大,演习地点愈发靠近敏感地区,内容具有挑衅意味。观察人士认为,加强“肩并肩”军演是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一环,而菲律宾也希望寻求美国撑腰,仰仗美军的“保护伞”。 “肩并肩”军演发言人西莱斯特·弗兰克·赛雅颂说,美国将派遣55架军机参演,而菲律宾也将出动新近购置的战斗机。 菲律宾先前定购了12架韩国FA-50战斗机,其中两架于日前交付给菲方。这是自2005年F-5战斗机退役以来,菲律宾空军首次拥有战斗机。 此外,菲律宾军方表示,演习期间,美军还将首次在靠近南沙群岛的菲律宾巴拉望岛上部署“高机动火箭系统”(HIMARS),进行实弹射击。这一武器系统具有轻便和机动的特点,可直接用C-130运输机空运,能够提供强大的火力支持,压制敌方防空,以及摧毁装备和人员目标。 新华社驻马尼拉记者了解到,美国阿利·伯克级驱逐舰“菲茨杰拉德”号等多艘军舰已抵达菲律宾苏比克湾,但尚无法确认是否参演。 根据往年经验,演习地点通常位于菲律宾北部的吕宋岛和中部的巴拉望岛,面对中国南海。 “肩并肩”联合军演副指挥官鲁道夫·圣地亚哥日前对《菲律宾明星报》说,此次演习将包括一个假设情景,即菲律宾军队试图夺回被外国军队占领的领土。 圣地亚哥表示,这种夺回领土的演习是菲律宾军方国防演习的一部分,“占领岛屿属于他国侵略行为,这是我国国防要应对的事情。我们假设有岛屿被占领,必须将其夺回”。 除美菲两国官兵外,80名澳大利亚官兵将首次参加“肩并肩”实战演练。赛雅颂说,澳大利亚去年作为观察员国参加了“肩并肩”军演,今年将更加深入地参与,“澳大利亚空降兵将和我们的部队一起跳伞,他们将参加特种部队演练”。 此外,日本还受邀成为今年演习的观察员,但日方野心显然不止于此。美国负责南亚和东南亚事务的副助理国防部长埃米·希尔莱特日前透露,日本正与菲律宾谈判,希望定期参与“肩并肩”军演,“日本作为观察员参加(‘肩并肩’演习),但日本非常渴望更多地参与”。 “肩并肩”是美国和菲律宾每年一度的联合军事演习,最早重点在于反恐演练,以打击阿布沙耶夫组织等反政府武装。 但近些年来,这一军演逐渐变味,演习规模不断增大,演习地点也愈发靠近敏感地区。以2015年“肩并肩”军演为例,美菲投入超过1.1万人,号称是两国15年来最大规模的联合军事演习;演练内容突出两栖登陆和突袭,地点大多设置在争议海域附近,重点提升战术层面军事水平,具有极强的挑衅味道。 (责任编辑:admin)